还是人在只手遮天

发表时间:2017-11-09 00:00:00 作者:艾文

  记者艾文报道 本周一,德国足协悄然发出了一份新闻通告。他们想低调一点,但很难做到的:德国足协裁判委员会的重量级人物、视频辅助裁判系统的主管克鲁格交出项目主导权,甚至他在德国足协裁判委员会的工作也被边缘化。克鲁格原本的工作直接由裁判委员会主席弗罗里希接替。这是德国裁判界的一场大地震。自从德国足协计划引进视频辅助裁判系统开始,克鲁格就是主要负责人,然而问题就出现在这套系统上。

  几个月前,德国裁判书写了世界足坛的历史。3月28日法国与西班牙热身,这场比赛是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使用视频辅助裁判系统,当时执法这场比赛的主裁判是德国人茨威尔。茨威尔两次请求视频协助,做出了正确判罚,这一项目的试运行被认为是成功的。然而很多德国裁判很不满意,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是茨威尔得到了这次露脸的机会?

  德国目前公认水平最高的裁判是布莱希。茨威尔的水平并不突出,而且是有“污点”的裁判,2005年德国足坛爆发“霍伊策尔黑哨丑闻”,当时同为柏林人的茨威尔就是霍伊策尔团队的助理裁判,他收过霍伊策尔300欧元。当时的几名涉事裁判基本上都退出这一行,只有茨威尔留下了。德国媒体称,这是因为茨威尔与克鲁格的关系非常密切,他能在历史性的比赛中露面也是得益于此。

  前国际裁判格拉菲不久前接受《每日镜报》采访,将批判目标直指德国裁判委员会的两名重要负责人克鲁格和范德尔,认为他们随心所欲地分配裁判,在相关的工作上一手遮天,并且在每一场比赛给裁判表现打分的时候,也有很强的随意性。每年裁判们在马洛卡到集训,克鲁格和范德尔会公开批评分数较低的裁判。2011年的一场联赛前,裁判拉法蒂在酒店房间内因抑郁症自杀未遂,此前他就受到过这种批评。

  德国媒体还认为,克鲁格对视频辅助系统施加了不当的影响。这一系统设置在科隆的办公室内,由专门的视频裁判负责对画面进行分析和判断,给当值主裁判提供协助,克鲁格会在现场担任监督员。他本来的任务是监控系统正常运行,总结经验,但他很喜欢与当值的视频裁判讨论。经验丰富的裁判可能会坚持自己的判断,但年轻裁判会愿意听他的“建议”,这严重逾越了克鲁格的职权。

  也许正是因为对克鲁格的这种严重指控,德国足协在解除了他对项目的领导权后,还特别提出要求:今后担任监督员的裁判不得与当值的视频裁判进行“沟通”,视频裁判只对比赛的主裁判有建议权,无法直接干涉场上的判罚。

  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