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辅助系统之殇

发表时间:2017-11-09 00:00:00 作者:艾文

  记者艾文报道 “我猜测,我们在冬歇期就会中止这个系统”,门兴主帅黑金在上周1比1战平美因茨的比赛后表示。“这个系统”指的就是德甲在新赛季开始应用的视频辅助裁判系统,黑金说:“这原本是对足球有好处的,但我们在测试阶段也完全不想给它机会。我们做了一切的努力,让这个系统得不到机会。”

  此前黑金是视频辅助系统的支持者,然而他看到这套系统目前深陷危机。几乎每轮比赛结束后,都有对视频系统的抨击声,而且越来越强烈。仅在上周第11轮比赛中,系统就出现了两次较大争议的处罚。门兴的施廷德尔禁区内犯规被无视,斯图加特的后卫布尔尼奇被罚下也属错判,视频系统均未发挥作用。

  技术本身没有问题,有问题的是操作者。《世界报》引用德国诗人布莱希特的一句名言说:“一切了不起的想法总是因人而败。”现场的主裁判、在科隆工作室里的视频裁判、负责监督工作的高级裁判,这些裁判的权力和责任要明确,而对于视频系统介入的时机也要说清楚。

  视频辅助系统惹麻烦

  ”鹰眼“视频辅助系统投入使用的前两个月里,一切相对平静。德国足协裁判委员会的负责人弗罗里希积极的称赞说:“前五轮里,这一系统有九次完美的发挥作用,这是我们需要的。”按照德国足协的统计,前五轮平均每一轮会有两个明显的错误判罚被纠正。然而当时的情况看来,这套系统已经引发了不少争议,勒沃库森、沙尔克、奥格斯堡和科隆都对一些判罚表示了不满。

  如果说各个俱乐部在初期保持着一点耐心的话,那么随着联赛竞争的激烈,俱乐部对判罚越来越敏感,不满的程度也在不断积聚。另一方面,执法裁判对视频系统产生了依赖性,他们担心自己的判罚出错,于是频繁的请求协助。一次视频辅助判罚要一分钟甚至更长时间,上赛季的空转阶段,平均一轮比赛只有三四次有争议判罚需要借助视频系统,而在投入实际应用后,裁判平均一场比赛就要申请两次视频辅助,对比赛节奏的影响很大,球迷们也不满意。

  更糟糕的是,德国足协和职业联盟为此系统投入200多万欧元和大量精力,又在赛场上造成这么多争议,这些代价应该换来的公平与正义却不见踪影。

  上周末,门兴1比1战平美因茨,门兴前锋施廷德尔第17分钟在禁区内拉倒格明巴,破坏了对方明显的进球机会。主裁判亚布伦斯基不仅没有送出点球+红牌的套餐,反而示意比赛继续进行。

  这是真正的明显错判,按照规则视频辅助系统应该主动介入,事实上科隆方面毫无动静。施廷德尔知道自己犯规了,他在赛后说:“看来我们今天运气很好。”美因茨主帅施瓦茨猛烈批评说:“这东西毫无意义,我们现在进球后不知道应不应该庆祝,也不知道丢球后是不是要沮丧,足球的激情完全没有了。”

  “救治”还是“死亡”?

  斯图加特则更冤枉。他们在客场1比3输给汉堡,根本原因是中卫布尔尼奇在第12分钟吃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。实际上他与洪特在中场的拼抢动作不大,够不上黄牌。主裁判温克曼赛后承认:“他的动作在场上看起来很严重,但电视画面可以看到的确不是黄牌。这是我的错误。”原来,允许系统主动介入的情况只有红牌和进球出现“明显错判”的时候,第二张黄牌形成的红牌不算在内。斯图加特主教练沃尔夫在比赛后打破沉默:“我原本是不打算对视频裁判做出任何评论,但今天真的是一个丑闻。”

  视频辅助系统的介入时机一直是争论焦点。按照现行机制,一般当值主裁判请求时,视频辅助裁判提供协助,而只有进球和红牌这样的关键时间点出现“明显错判”时,视频辅助系统可主动介入,告知主裁判。但在实际运转中,视频系统在“明显错判”时没有介入,而不需要时又主动过介入的情况多次出现。

  第11轮比赛前,裁判委员会向各俱乐部发出通知,对规则进行更改,视频辅助系统的主动介入将不再局限于点球和红牌的“明显错判”。这可能是裁判委员会对争议的回应,然而实际上无限扩大了视频系统的权力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不久之后,裁判委员会收回此前的通知,并且表示通知“措辞不妥当”,“当值主裁判拥有对比赛的最后裁量权”。

  本周一,德国足球联盟发出公开信,呼吁德国足协尽快对整个系统的工作模式进行调整,清楚定义各个位置的裁判要做什么工作,创造一个新的开始。联盟首席执行官劳巴尔说:“我们希望足协、联盟、俱乐部和裁判能齐心协力,尽一切努力让这一系统取得成功。”

  

网站地图